咎咎咎咎咎

自娱自乐
兴趣圈大得无与伦比
微博@1咎74


我记得你的模样
你曾是个少年
你有深邃的眼眸
你有固执的臂弯

【圣屠】Golden God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jpg

*圣火啊圣火!你是我最想要的卡.jpg

------------

什么时候我会来到,什么时候我将于此,什么时候我能将我的眼神放入你的胸膛,什么时候我可以把我的嘴唇与你的相贴,什么时候我可以说出那句迟了很久很久的话。


或许是,现在吗?


他伸手一缕便是他的红发,红发上沾染了红色的液体,正如他脚下所踩的。再熟悉不过了,每次这红发轻轻拂过脸颊,拂过他两只不同颜色的眼睛时,头上的云朵都散去,留下火红的光,在天上,在面前,在心里。但却再也不会了。他左眼的淡蓝此刻蒙上了一层暗灰色,再也不见清与浑的交替,他右眼的金黄此刻如一颗琥珀,为面...

闲来摸鱼)

关于7个选手。嗯,7个。

--------------------------------


他在若森林般的屋子里,一笔一笔勾勒出你那转瞬即逝的眼神。
他在属于自己的深夜里,爬入你的梦境捕捉你一丝一毫的悸动。
他在无边无际的沉默里,为你布下一个又一个瑰丽的纸牌魔术。
他在昏昏暗暗的喧嚣里,用机械般的转动声明亮你的整个天空。
他在浑浑噩噩的空间里,用一双手为你构建一整个无垠的世界。
他在千篇一律的格子里,为你寻找填下一个个没有重复的真相。
他在茫茫疲倦的人海里,闭上眼回忆起关于你的所有容颜姿态。
-----

明天要考试啦写点关于大脑的希望可以保佑一下嘿嘿。

【波帆】没有名字的小段子w

申一帆遇见苏清波是因为最强大脑。

他问苏清波:“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呢?”

苏清波就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发,慢慢地说:“因为你的小卷毛,很可爱。”

仿佛腻在了甜蜜的糖中。于是他们形影不离,脑王争霸赛上,苏清波与他的那两张合照便是申一帆尽管没有脑王奖杯却依旧开心的原因。

他确定苏清波一定会来看他的。

〖还记得你分别时依依不舍的样子,我又何尝不是呢?〗

分离的实话,申一帆怀抱着下次见面的美好愿望离去了。

再次上微博,上qq,上微信,却依旧没有等来那一声问候。

申一帆装作不在意的样子继续敲下一篇篇日常,收获无数个赞与评论,没有人知道他内心的波涛汹涌。

终于看到了微博上出现了他的身影,却只是...

无趣的夜晚,雨水像远方山谷中的妇女不停舀水一样声音清澈响亮模糊。我打开客厅的灯,看着墙壁上挂着的塑料火把,那曾是幼年的我挚爱的玩具,此时却让我想到了幼年时听到的传说。

他们曾来自遥远的地方,为了避难便来到了这里。当年战火连天,灰色的烟覆盖了天空,就像一块抹布随意地扔在马路上。

迁徙的人们上路了。

漆黑的夜空渗透着寒气,领头的人手持着火把,照亮了前往未来唯一的路。托儿带口的人们背着厚厚的行囊,踩着泥泞的路,提心吊胆地往希望中走去。想要获得希望,必将先得绝望。路途上死了很多人,饥寒相交,或被心魔逼迫,又或是被冰冷的金属子弹。有时生命逝去不仅是因为外力,或许是被自己给吞噬了。

领头的人举着火...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AU/胡新]Die Sonnenblumen

模特胡X摄影师新

可能ooc

 

 

——前方高能——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风走了八千里,不问归期。——题记

 

 

诺伊尔放下了电话。杂志社编辑命令的话语还在脑中嗡嗡嗡地响。2天之内拍出【向日葵】,真的可能么,怎么可能嘛!算了,不管了,先睡觉吧。唉,幸好离家门口不远就有一片向日葵花田。只是希望隔壁那整天闲着没事干的家伙不要看到我这副落魄的样子。

 

诺伊尔的邻居就是大名鼎鼎的模特胡梅尔斯。几乎每一个摄影师都希望可以拍到他,然而没一个摄影师可以得到胡梅尔斯除了通告外的允许。而那些通告...

© 咎咎咎咎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