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者咎拾_

自娱自乐
兴趣圈大得无与伦比


我记得你的模样
你曾是个少年
你有深邃的眼眸
你有固执的臂弯

【水威】好梦如旧

私设众多,勿上升真人。

点文最后一篇√

 @偌无祁事  @宇智波の电球だった 

——


有些人仅仅通过微博得知,王昱珩的家像一个植物园。


李威觉得,比起植物园,王昱珩的家更像一个家,是真正意义上的家。这感觉从三年前一次他寄住在王昱珩家里开始,就出现了。


那时候他们在最强大脑相遇。大部分人来到这里是为了展示自己,但是他们来到这里是为了遇见。


害怕被埋没的才能,与走向那里的不知名的动力,总之他们遇见了。


三年过去了,如白驹过隙,让人来不及回味,结识了多少人,又吃了多...

【山河】with you


@小小的bottle 生日梗。我已经是个废人了.jpg

之前忘了说了orz有一点波帆倾向
依旧短到极致。

↓↓↓

——Hey my brother, do you know what day is it tomorrow?
——Oh, what? My birthday?
——Yes!
——Oh my god. Oh my boy.
——What the problem?
——Why you chat with me in English?
——Because……I love you.

“……你怎么了。”苏清波看着沙发上迷之微笑的苏泽河问道。

“没……没事。”苏泽河一边说一边继续盯着屏幕,苏清波就...

【魏水】不老梦

 @韩伯爵.  @墨楹  @jess barrowman  

短到极致+没有剧情

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好。

希望各位不嫌弃

 

——

 

失败。鬼才之眼。失去。科学。王昱珩。这几个词随着那些懊恼的叫声一起涌入魏坤琳的内心。

 

他有时候希望这就是个黑幕,他一点不想看到这样一个不羁的男人失败。于是他一个人默默来到后台,他想再多看看那个时刻波动他心弦的男人。

 

王昱珩坐在用来给选手们化妆的椅子上,那身闲云野鹤的白大衣被挂在了一边。他眉头紧锁,面对镜子,眼神却不知聚焦...

闲来摸鱼)

关于7个选手。嗯,7个。

--------------------------------


他在若森林般的屋子里,一笔一笔勾勒出你那转瞬即逝的眼神。
他在属于自己的深夜里,爬入你的梦境捕捉你一丝一毫的悸动。
他在无边无际的沉默里,为你布下一个又一个瑰丽的纸牌魔术。
他在昏昏暗暗的喧嚣里,用机械般的转动声明亮你的整个天空。
他在浑浑噩噩的空间里,用一双手为你构建一整个无垠的世界。
他在千篇一律的格子里,为你寻找填下一个个没有重复的真相。
他在茫茫疲倦的人海里,闭上眼回忆起关于你的所有容颜姿态。
-----

明天要考试啦写点关于大脑的希望可以保佑一下嘿嘿。

【最强大脑】随手脑洞三十题


之前和 @小小的bottle 聊到三十题,后来没忍住随意写了一点嘿嘿x可能会有第二弹 
【真的是随意写的】

01.比赛前的宾馆生活
02.“你走了我还有什么理由能够继续”
03.“我那么努力只是为了能与你同行”
04.台上的失误与台下的目光
05.不甘
06.为他而起的争执
07.大青衣的油纸伞之舞
08.遇见节目遇见他
09.无止境的轮回
10.少年侦探的梦想
11.结束后的ktv
12.二现场闪过的花火
13.今年六月的约定
14.只对你说的大话
15.占有欲与被占有欲
16.牵起你的手
17.难得再相见
18.最爱的人与最伤的话
19.我会替你走下去
20.要么不做要么不错
21.三个魔方共同转动的声音
22.莫比斯...

【波帆】没有名字的小段子w

申一帆遇见苏清波是因为最强大脑。

他问苏清波:“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呢?”

苏清波就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发,慢慢地说:“因为你的小卷毛,很可爱。”

仿佛腻在了甜蜜的糖中。于是他们形影不离,脑王争霸赛上,苏清波与他的那两张合照便是申一帆尽管没有脑王奖杯却依旧开心的原因。

他确定苏清波一定会来看他的。

〖还记得你分别时依依不舍的样子,我又何尝不是呢?〗

分离的实话,申一帆怀抱着下次见面的美好愿望离去了。

再次上微博,上qq,上微信,却依旧没有等来那一声问候。

申一帆装作不在意的样子继续敲下一篇篇日常,收获无数个赞与评论,没有人知道他内心的波涛汹涌。

终于看到了微博上出现了他的身影,却只是...

无趣的夜晚,雨水像远方山谷中的妇女不停舀水一样声音清澈响亮模糊。我打开客厅的灯,看着墙壁上挂着的塑料火把,那曾是幼年的我挚爱的玩具,此时却让我想到了幼年时听到的传说。

他们曾来自遥远的地方,为了避难便来到了这里。当年战火连天,灰色的烟覆盖了天空,就像一块抹布随意地扔在马路上。

迁徙的人们上路了。

漆黑的夜空渗透着寒气,领头的人手持着火把,照亮了前往未来唯一的路。托儿带口的人们背着厚厚的行囊,踩着泥泞的路,提心吊胆地往希望中走去。想要获得希望,必将先得绝望。路途上死了很多人,饥寒相交,或被心魔逼迫,又或是被冰冷的金属子弹。有时生命逝去不仅是因为外力,或许是被自己给吞噬了。

领头的人举着火...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AU/胡新]Die Sonnenblumen

模特胡X摄影师新

可能ooc

 

 

——前方高能——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风走了八千里,不问归期。——题记

 

 

诺伊尔放下了电话。杂志社编辑命令的话语还在脑中嗡嗡嗡地响。2天之内拍出【向日葵】,真的可能么,怎么可能嘛!算了,不管了,先睡觉吧。唉,幸好离家门口不远就有一片向日葵花田。只是希望隔壁那整天闲着没事干的家伙不要看到我这副落魄的样子。

 

诺伊尔的邻居就是大名鼎鼎的模特胡梅尔斯。几乎每一个摄影师都希望可以拍到他,然而没一个摄影师可以得到胡梅尔斯除了通告外的允许。而那些通告...

好想写文呐……

© 守望者咎拾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