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折枝

自娱自乐
兴趣圈大得无与伦比
微博@老咎总


我记得你的模样
你曾是个少年
你有深邃的眼眸
你有固执的臂弯

【圣屠】Golden God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jpg

*圣火啊圣火!你是我最想要的卡.jpg

------------

什么时候我会来到,什么时候我将于此,什么时候我能将我的眼神放入你的胸膛,什么时候我可以把我的嘴唇与你的相贴,什么时候我可以说出那句迟了很久很久的话。

 

或许是,现在吗?

 

他伸手一缕便是他的红发,红发上沾染了红色的液体,正如他脚下所踩的。再熟悉不过了,每次这红发轻轻拂过脸颊,拂过他两只不同颜色的眼睛时,头上的云朵都散去,留下火红的光,在天上,在面前,在心里。但却再也不会了。他左眼的淡蓝此刻蒙上了一层暗灰色,再也不见清与浑的交替,他右眼的金黄此刻如一颗琥珀,为面前的人预备的葬身之处,只不过不会再永垂不朽。离去,逝去,失去。回忆尘埃下的一个闪光,又一次相遇,又一次双眸对接,却再也无法迎来的笑脸。重铸二字刀刀刻在心上,再也无法释怀,第二次的分别,却带来永恒。

 

他可以看见那颗心脏,再也不会跳动,隐藏在他宽大的没有形状的胸膛里。他踩过液体,缓缓蹲下,将其抬起,然后将自己的嘴唇贴上,两个都冰冷无比,正如他的心一样。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知道即将发生了什么。蓝色与金色,一则清澈,一则温暖,如今却蓝得冷漠,金得凶险。他火红的头发正燃烧着,燃烧着未来与希望,吞没了一个世界,毁灭了一颗有一颗心脏。微微挂起的嘴唇此时此刻却无法辨析是什么样的表情。

 

金黄的琥珀里勾勒着上帝的模样,古老的灵魂封印在大海的波浪里,古老的灵魂吟唱着谜一样的歌曲,头顶的月光渗透着血色,远方波斯的钟声跨越山脊传来,呼唤着一个又一个迷途上的人。他听着钟声,喃喃着那三个字,随后再没了声响。

 

当天地归于寂静,波斯的钟声消失了,月光被迷雾笼着,隐隐约约映衬着地上的血红。金色的上帝露出了微笑。

 

黄泉的路上不会有转而相视,只留下一个火红的背影与面向金黄的微笑。

--------------



评论(2)
热度(16)

© 空折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