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折枝

自娱自乐
兴趣圈大得无与伦比
微博@老咎总


我记得你的模样
你曾是个少年
你有深邃的眼眸
你有固执的臂弯

[AU/胡新]Die Sonnenblumen

模特胡X摄影师新

可能ooc

 

 

——前方高能——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风走了八千里,不问归期。——题记

 

 

诺伊尔放下了电话。杂志社编辑命令的话语还在脑中嗡嗡嗡地响。2天之内拍出【向日葵】,真的可能么,怎么可能嘛!算了,不管了,先睡觉吧。唉,幸好离家门口不远就有一片向日葵花田。只是希望隔壁那整天闲着没事干的家伙不要看到我这副落魄的样子。

 

诺伊尔的邻居就是大名鼎鼎的模特胡梅尔斯。几乎每一个摄影师都希望可以拍到他,然而没一个摄影师可以得到胡梅尔斯除了通告外的允许。而那些通告也是很久之前的事了。现在他很少再让人拍了,或者说,他已经很久没有完成一个模特的义务——让人拍了。每一个人都希望胡梅尔斯可以复出,当然这是遥遥无期的。

 

诺伊尔可不想拍他。他认为那些人是愚蠢的,大好风景放在一边去拍一个无聊的人;在胡梅尔斯搬来之后更是了。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大名鼎鼎的模特会如此无聊,虽说两人开始并不熟悉,但由于邻居的缘故胡梅尔斯经常来找诺伊尔玩。诺伊尔当然知道拍他就可以出名的定律。但他就是不想拍他。胡梅尔斯看到诺伊尔家里并不大,又想到诺伊尔的职业,还想了想诺伊尔的穿着,便知道诺伊尔的生活并不宽裕了。尽管诺伊尔整天说着自己很有钱只不过不想表现出来。

 

不过诺伊尔和胡梅尔斯也已经很久没见了。虽然还是邻居的关系,但是不知为何胡梅尔斯并不常来找诺伊尔了,诺伊尔也从来不会去找他。

 

向日葵花开得正好。诺伊尔拿着黑色的巨大的相机,走在向日葵花田中。一阵风拂过,向日葵轻轻摇摆着,诺伊尔的衣角也轻轻摆动着,与花瓣摩挲着。这么美丽的风景不拍,偏偏要去拍一个人,真是搞不懂。诺伊尔想,转念又想到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便开始四处张望着取景。然而。他转而就看到了一个侧背影。黑色的西装,带着墨镜,俊朗的眉宇隐约透露着淡淡的英气。诺伊尔一愣,想都不想便立马离开了。

 

什么嘛。诺伊尔把相机扔到沙发上,又狠狠地坐了下去,双手扶额想了想:这个时候应该不会有人去花田的啊!那个人是……不,我还没确定呢,他怎么可能去那里……诺伊尔现在极其不想再去花田,但是为了工作又不得不去,只得希望不会再碰到那人,不,肯定不是那人。

 

第二天,今天的午夜12点前必须要交照片了,这就说明这次是一趟没有退路的征程。诺伊尔叹了口气,打开了衣柜子。看到那件早快布满灰尘的西装,不知为何,心里好像有一种东西催促着自己这么干了。诺伊尔穿着黑色的西装,拿着照相机出门了,留下一路飒飒。193厘米的身高,他仿佛前去奔赴一场盛大的宴席。

 

一大早向日葵花田安静如初,只有微风吹拂的响声。这时候总不会有人来了吧。诺伊尔想。他随处走动着,沉浸在自然之中。他拿起相机,聚焦在一个点上。

 

『曼努,你看上去比我更适合当模特哦。』

 

诺伊尔正准备按下快门,突然从后背传来轻轻的说话声。「原来如此。」慢慢转过去,胡梅尔斯背着手站在同样一片花田中。风吹动胡梅尔斯的发梢,他看着对面的摄影师,缓缓摘下自己的墨镜。

 

『Herr Hummels,』诺伊尔微笑着说道,『能让我为你拍张照吗?』

 

 

>>>>>>>>>>>>>>>>>>> 

 夜晚。

 

胡梅尔斯看着睡在沙发上不省人事的诺伊尔。用诺伊尔的相机对准相机的主人拍了一张,并悄悄把相机接上自己的电脑,把那2张照片发去了如今最火的杂志社。

 

 

Fin.

 

 

 

有了灵感就写了, 

第一次写,文笔什么的真的不行真的不行真的不行(重三)

莫名的慌

我就是喜欢冷cp哼

评论(8)
热度(14)

© 空折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