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折枝

自娱自乐
兴趣圈大得无与伦比
微博@老咎总


我记得你的模样
你曾是个少年
你有深邃的眼眸
你有固执的臂弯

无趣的夜晚,雨水像远方山谷中的妇女不停舀水一样声音清澈响亮模糊。我打开客厅的灯,看着墙壁上挂着的塑料火把,那曾是幼年的我挚爱的玩具,此时却让我想到了幼年时听到的传说。

他们曾来自遥远的地方,为了避难便来到了这里。当年战火连天,灰色的烟覆盖了天空,就像一块抹布随意地扔在马路上。

迁徙的人们上路了。

漆黑的夜空渗透着寒气,领头的人手持着火把,照亮了前往未来唯一的路。托儿带口的人们背着厚厚的行囊,踩着泥泞的路,提心吊胆地往希望中走去。想要获得希望,必将先得绝望。路途上死了很多人,饥寒相交,或被心魔逼迫,又或是被冰冷的金属子弹。有时生命逝去不仅是因为外力,或许是被自己给吞噬了。

领头的人举着火把,那照亮前方的光芒,似乎能将缠绕身旁噩梦般的黑暗穿透。哭声与呼唤,笑声与沉默,领头的人早已经习以为常。他记得住这个队伍所有的人,离开的人或新来的人。他知道他一定不能与队伍走向希望,因为他是离火把,离希望,离绝望最近的人。

他甘愿做这个队伍里最后的铭记者,他想再看一眼,这一次,也许真的,只要再一眼就足够了。

当迁徙的人步入目的地,他们的希望之城,队伍中开始便存在的人早已寥寥无几。但他们依旧成功了。他们举着火把,宣告自己的胜利。他们开始生生世世生存于此,他们回到了属于平静的生活。生活本就平静,这些事情这些战争不过像一颗石子,投入巨大的河流,不会改变河流原本的走向。

火把便不复存在了。他们不再处于黑暗,便抛弃了使他们在黑暗中获得光明的东西。

他们从黑暗中来,穿越无数鲜红的血液,最终迎来了黎明。带着生活的希望来到这里,因为他们坚信着光明。并会让光明持续下去。

当我轻轻按下开关,客厅便又再次回归黑暗。只听得雨声。

我想要成为历史的铭记者,拿着一支羽毛笔,藏身在巨大的图书馆里,只有腐烂的木材和墨香味,桌旁的油灯是唯一的光源,笔尖在纸上的摩挲声与风的声音融为一体,记忆中的笑容与真诚早已不复存在,唯一的信仰模糊地飘荡在空气中。翻开手旁早已翻烂的小说,地下室般潮湿的气味涌了上来,充斥到我的心头。

所为贤人,归根结底就是能使荆棘丛生之路也绽开玫瑰花之人。

地狱黄泉之路或许绽开着鲜红色的花朵,一抹抹血液似爪痕横爬在瞳孔上,咧着微笑走向前去,看着挽着发鬓的女子在桥头等待着什么。

有谁等待着我。

 

评论

© 空折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