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折枝

自娱自乐
兴趣圈大得无与伦比
微博@老咎总


我记得你的模样
你曾是个少年
你有深邃的眼眸
你有固执的臂弯

【魏水】不老梦

 @韩伯爵.  @墨楹  @jess barrowman  

短到极致+没有剧情

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好。

希望各位不嫌弃

 

——

 

失败。鬼才之眼。失去。科学。王昱珩。这几个词随着那些懊恼的叫声一起涌入魏坤琳的内心。

 

他有时候希望这就是个黑幕,他一点不想看到这样一个不羁的男人失败。于是他一个人默默来到后台,他想再多看看那个时刻波动他心弦的男人。

 

王昱珩坐在用来给选手们化妆的椅子上,那身闲云野鹤的白大衣被挂在了一边。他眉头紧锁,面对镜子,眼神却不知聚焦在何处。他看到王昱珩平日的什么王者霸气威武全部消失了,如今只剩一个无助的空壳。

 

魏坤琳想上去跟他说些什么,他知道如果自己再不快点,那些名人堂的选手们一下来自己就再没机会了,说不定连句再见都说不出。

 

“王昱珩,你在这里干什么?”魏坤琳还是走上前去,努力微笑着并用自认为很平静的口气问道。

 

“累了。”颇有王昱珩风格的回答,像一股寒流经过魏坤琳炽热的心脏。他知道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不过是输了一场比赛罢了,你还是那个鬼才之眼。我可以安排重赛啊。”他还想再多看看王昱珩的比赛,他还想再多看看那个恃才放旷的水哥。

 

王昱珩并没有立刻回答,他揉了揉太阳穴,然后站了起来。“不必了。”依旧是简洁的话语,那样冷淡,那样无谓。“你一会儿跟李威才千他们说一下,我先走了。”果然还是那个心系兄弟的水哥,果然自己还是毫无办法。魏坤琳想,点了点头。

 

水哥还是水哥。鬼才之眼还是那个鬼才之眼,冷面判官却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冷面判官。

 

“三年,已经很圆满了。只是有一个遗憾。不能继续作为你的骄傲了。” 

 

王昱珩在灯光下远去了,正如他初登场时辨水给魏坤琳带来的震撼一样,那些快乐都随着他平淡的步伐,像一场梦一样,破碎了。

 

感谢,我们能于万人中得以相逢,可又有多少相遇能够有始有终。

 

fin.

 

——

魏水真的为对方付出了很多努力。

本来想写人机大战那场,可发现那场没啥好写的,于是想写pk赛,可发现根本写不来……于是不具体指那一场比赛,就是一个像梦一样的场景。

 

同时,再见了最强大脑。

评论(8)
热度(12)

© 空折枝 | Powered by LOFTER